“我多想将自己赠予你啊,但我实在太过糟糕了。”
L-129115星派来的地球观测员及半吊子记录者。
记录下了一些关于我所在意的人的事。
头像p站id=61076752
 

高二开学前完全没想到会这么忙呢……

到了新班级心理落差也挺大,人际关系也不好,鉴于我本人又属于不擅长聊天以及不喜欢顺应潮流,现在也就勉强和室友打好关系。

……自己好low啊。

欠的文我会努力在国庆期间补上的

查看全文
“在那时又意识到了这点——'如果自己早一点死去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但这样就再也无法和你说话。想到这我又畏缩地退回来,觉得这世界似乎也顺眼起来,同时又为自己的自私和懦弱流下眼泪。”
查看全文

人少所以提前开奖了……!

 @ясно 
请评论或者私信给我梗哦=w=

查看全文
呃,手机网页版真的点起来好累(还容易手滑点错……)
这是一篇废梗合集。想看的话就看看吧……
全是露中。


伊万推开门,王耀果不其然就在那里。窗帘被人拉开一半,丧气地耷拉在窗边的高木桌上。王耀没有转过身去看伊万,他看着太阳,被穿刺在枝头的落日不那么刺目,但要是直直地盯着看便有点酸涩的痛感。伊万走进房间,稍稍迟疑了一会,将门捎上。

房间很乱,一切色彩都蒙上了灰尘。墙脚放了一排画,颜色很深,而且脏兮兮的。一个画架放在角落里,前面的三脚凳很干净,钉在画架上的纸也不是脆弱的枯黄色,而是散发着新鲜气息的象牙白。画纸上的颜料还没有干,湿润润地闪着光,伊万在上面看见了他自己的笑容。


伊万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着王耀,那双总是沉默着的孤单的眼睛只有在王耀出现时才会出现快乐的色彩。伊万喜爱看着王耀发呆,尤其是在王耀的课上,他摊着书本,坐得笔直,目光锁定在王耀的身上——他看着对方的红色发绳,修长的脖子,卷起的白色衬衫下露出的肌肤,伊万用审视的目光锋利地剖析着站在讲台后的那个人,在心底用无数美好的字眼去赞美他的老师。

伊万的心贪婪又畏怯地黏着在王耀那儿了。

他发现了。伊万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他发现了——自己心中那份隐秘的爱恋。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人民教师,我在教师生涯的第一百个日子里,不仅没有迎来充满意义的纪念party,还遇到了一个大挑战,还是堪称珠穆朗玛峰一样的超高级磨难。

我带领的班级里最最乖巧和讨人喜欢的学生——伊万·布拉金斯基,已经旷课一天了。

这个真的是大事态!严重到我上蹿下跳连伊万住的那个小村子都要翻个底朝天——结果那孩子在傍晚的时候笑呵呵地回家了,路上看见我还礼貌地跟我打招呼。

“老师好!”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白带短裤,还有裸露在外的肌肤,小孩子甜软的声音,这一切天堂的代名词一般美好的事物在我眼前跳跃,我不禁觉得脸红心跳全身发软,笑呵呵地跟伊万唠了会家常,就把小孩送回家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大脑容易在关键时刻变成一滩不明液体从而智商降级为零的人,所以我在看着小孩关上门的一瞬间想起来了自己的一个重要目的。

——作为一个老师,我失职了,还是因为小孩子太可爱了的理由什么的……

我愤愤然地转身回家。



第二天我就把伊万逮到办公室里了。说是逮,其实也没有费多大功夫,毕竟我前面就说了,伊万是个超乖的孩子——至少目前为止他在我面前是这样的,这让我忽然感到有一点小心酸。

不出我所料,伊万果然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我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他跳下板凳,“哒哒”地小跑过来,跟着我去了办公室。

于是,我和伊万展开了热烈而友好的谈话。

“伊万,你昨天去哪儿啦?”我乐呵呵地抛出一个小问题。

伊万低下头,黑色的小皮鞋被他踢来踢去,在地上留下一层印子。

“昨天来上课时在村口遇到了一个小哥哥,说要让我和他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世界。”

由于伊万声音太小,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蚊子在嗡嗡嗡地叫。


“嘿,真不好意思,这儿没人吧,能让我坐在这儿吗?真是谢谢了。”

自说自话的东方男人就这样静静地端坐在我的对面。小小的圆形木桌本就只是店家为疲惫的旅客或是约会的情侣准备的,旁边还有不少类似一桌两椅的配置。但对于男人为何没有打算一个人去享受两人份的闲适,而是跑来选择和我共享——我不是非常明白——因为这感觉就像是我一人的孤独被他分担了些许似的。

大概我是没有资格说这些的人吧。毕竟我也是一个人每天来这里霸占着位子,像在等什么人,说出来让人笑话,我不知道我在等谁,但当这个男人坐下时,我心里涌起莫名的喜悦。

我注视着他。可能是我的视线太过热烈,男人对着我腼腆地笑了。他笑起来很舒服,像太阳,晒得我整个人暖洋洋的。

“你是在等人吗?”男人搭话了,这像是他第一次与人搭讪,找了一个不是很好的话题。

“也许吧。”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等人,我只是跟着我的感觉坐在这里。”

男人的目光闪烁着,低着头不知在观察着什么。好一会,他才闷闷地说:“我在等一个人。”

“谁?”几乎是下意识地,我脱口而出。

男人没有说话。我察觉到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懊恼地趴在桌子上。

“简直一模一样……不,这就是他!”

有小小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又有人戳了戳我的胳膊,我抬起头,看见了男人的弯弯笑眼。

“你想听故事吗?”

“好啊,”我撑着脑袋点头。

男人从背包里掏出水杯喝了一口润润嗓子,然后他开始叙述那个故事——

“那是1897的冬天……”

“朋友,”我打断了他,“现在已经是201x年啦!”

“只是一个故事,”他皱了下眉,害得那暖和的笑容也有点哀戚,“当时的雪下的是那样大啊,纷纷扬扬地洒下,将我团团围住。我不是这群无畏的精灵,我只是个小角色而已,在雪地里艰难跋涉,在那时我有些后悔,为什么要选这么个时间,来到这样一个地点旅行?雪越下越大,我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我冻得不行,几乎要死了。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救了我。那个小伙子有着和雪一样安静又典雅的头发,是白色——不,是更暗的,亚麻的颜色。他真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他的作为,他的胆识,他的智慧,都让我拜服。尤其是他的眼睛,当那双充满睿智的紫色双眼凝视我时,我总会不自主地吐出心中所有的话语。”

“他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人,我最重要的友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啊!我在心里惊呼一声。这不就是我的名字吗?当男人开始讲述那位友人时,我心里就隐隐不安。但我与他不过是初次相逢,而这只是一个故事,那么这一切便都是巧合吧。
查看全文

今天萌战玛修和医生赢了,可以说非常激动了!

会从评论or喜欢里抽一位朋友来点文,fate/aph里的cp都可以!别的cp我知道也可以给你产!!不论bg,bl还是gl,都可以!!甜还是虐,清水还是黄腔,ooc还是更ooc,你决定!!!

……但如果是我不擅长的就只能拒绝了…(当然会再抽一位宝宝)

在九月一日那天开奖~

因为这几天要准备考试and考试,并且刚开学比较忙,所以点文会在九月底之前给!

人少就找亲友(你)

查看全文

今天主要是想来推一下纯白的《抄袭paranoia》

很好听!而且词呀pv呀画师呀都特别棒!

希望大家都能支持原创


查看全文

来自雨夜的信

7.10号写的,然后今天提溜出来补完结尾,写的真的特别垃圾(……)


王耀,


今夜暴雨来袭,让我有了身处人间的感觉。


我是一个人,是一个落魄的人,一个行走在雷鸣电闪的道路上的人,一个念叨着你的名字的人,一个想要从你身上急切得到慰藉的孤独的人。


可是这欲求是不被容允的。为什么?我打开窗户向夜空询问。为何这欲求是禁忌的,为何这欲求是背德的,为何它被冠上无理的罪名,为何它被人们藏匿在潘多拉的魔盒里。我们的缘分是天定的,可是为何地上的人们却拼命阻止,企图拆散我们?!


我爱你的眼睛,总无法控制自己去凝视他们。你的眼底总是叆叇不散,氤氲着深情。可是我吻你时,你的眼眸为什么又盛满了悲哀?我想吻你,我想触碰你,这是我心里想着的,也是我身体在呐喊的。我渴求你,从头到尾,从肉身到灵魂,我渴求你。


我只是想拥有完整的你啊,可是为什么你会流下眼泪呢?


你在讨厌我对你的那些粗鲁动作吗?如果是,那我就为了你关住自己野兽的心。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必定是义无反顾地为你献身。我请你给我一个回答,但是不要用你漂亮的眼眸安静地注视我,我会将这当作你闪烁不定的回应,我会疑虑这是不是我们之间的一道休止符。


王耀,我的王耀,只要你别离开,只要你没有抛弃我,我就会把这世间最好的事物都给你。


我只有这一个念头,失去这个,我就是一个人偶。我每日都惴惴不安地活着,我还在想你是不是真的爱我。


你是不爱我的吧?你这个无情人!我知道的,你并不需要我,你的灵魂也是,你的生活一直都充满了快意与温暖,还怎么可能需要一个冰冷的人去陪伴你?可是当我念叨着你的名字,我却又深信你对我的爱了。我觉得自己快裂开了,我的情感在作祟,一面付之以深情,一面唆使着我去怀疑你。我快疯了,我真想就这样死去,但我还想看着你,看着我唯一愿意注视的光。


我要克制自己吗,王耀。我要时时刻刻堤防自己愚蠢的冲动,让自己的目光小心翼翼地远离你,咬着自己的舌头抿紧嘴唇忍耐着对你的情意,我需要这样做吗?


我要谨慎地向你身边的每一个过客打听,去揣度你与他们的关系,我该这样做吗?我总是没来由的嫉妒,我知道,我清楚,我明白,但我不能控制——我没有你大度,我无法忍受同性对你的亲密动作——更不要说异性了!哪怕是与你血脉相承的亲人我也不愿看见,你们的快乐,都是对我的折磨。


你这该死的家伙,还不快快地将我赶走呵!我请求你用苛责的话语咒骂我,让我流泪,让我死心……但是你这该死的家伙啊!你怎么可能会对我恶言恶语呢,你在我面前甚至不曾流露出一点不耐烦。我多讨厌你,这份厌恶与我对你的爱等当,我将每日诅咒你。这世间对你最恶毒的诅咒就是爱我了——我要你爱我一生,我要你的心伴我永恒。


好了,我不再求你赶我走了,我现在为这个想法感到耻辱……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的爱,让我留下,在你身边,我给你我的一切,我将自己全部的爱都自私地奉献给你。让我为你划开一片天空,将星星献给你,让我放声歌唱,赞颂你与我的爱情。


窗外的雨要停了,我的思绪也渐渐平静下来。我拿起信纸,藉由它来吻你。


在最后给你真诚的祝福,我的爱,也劳烦你透过我那些无理的话语感受我对你的爱……


快些回信吧,告诉我你的近况,与我分享你的幸福和磨难。


伊万

查看全文

迦勒底幼儿园

一时亢奋写了自己喜欢的几个从者。

贞德·Alter

被称作黑之魔女的幼儿园一霸。喜欢吃甜食,是个不擅长沟通的女孩子。有一只黑色的龙玩偶,名字叫做法夫纳。据闻法夫纳是她自己手工做的玩偶(因为很难看而被许多人嘲笑,贞德·Alter为此跟许多人打架,可以说是奠定了她威名的一个原因),曾经因为一些鬼才知道的原因而丢失,现在她抱着的(比原先更加可爱的)法夫纳是齐格飞送的。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表示,但是贞德·Alter非常喜欢。因为法夫纳的关系,又被叫做龙之魔女。掰手腕很厉害,是老师都打不过的大力女。因为姐姐贞德而在努力地学习写字和识字,有在为“能在入学通知书上好好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而努力着。目前为止唯一称得上是朋友的人是吉尔斯,但是和一些意想不到的人关系很好,有一次正巧看见她在拐角那偷看齐格飞……

幼吉尔

在隔壁的小学遇见的孩子,懂礼貌并且聪明伶俐,想必是十分招人疼爱的孩子。回到幼儿园却被玛修告知那是曾经支配了幼儿园数年的恐怖人物,但我却还是觉得他很可爱,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过了几天后再次遇见了吉尔,笑起来非常的漂亮,或许这就是红颜美少年吧。和他同行的还有哥哥吉尔伽美什(所以为什么兄弟两要叫一个名字啊),从那位不羁的言行之中隐约能想象出君临迦勒底幼儿园的吉尔的模样……他会说出一些非常有哲理的话,而且几乎是样样全能的才华横溢的孩子,和他一起走在路上经常会收获一笔不义之财——比如捡到一百元之类的。

齐格飞

收藏了很多龙玩偶的男孩,被大家称为屠龙者。对龙也很感兴趣,能一口气说出many龙的名字,而且对龙的弱点也是记得一清二楚。是几乎可以让我断言的全幼儿园最有礼貌最体贴人的孩子,但是对自己评价过低,很令人担心。总是负责任地完成交给他的任务,是让人放心的孩子。意外的迟钝,不擅长让他人站在自己的背后,会感到紧张。身上的条纹会发光,有一次晚上见到他的我,被黑暗之中向我移动的荧光吓晕过去。穿白色的薄衣服时光会透过来。口头禅是对不起。我猜测他也会自己做玩偶。

查看全文

太感谢了😭激动到不知道怎么说话kfhdgxejj_ydf
爱你!😘😘
大写的LOVE!

移居深海千年的老妖精:

@夜散雨畔_☃️
随身紫丁香和寂寞旅人
因为在下很喜欢这篇,所以以图致敬。

© 夜散雨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