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文科dog
自我磨砺中
型月/aph/弹丸/舰B
 

【露中】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网恋情缘(上)

内容沙雕ooc警告(。)



01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钢铁直男,比铁棒子还难掰弯的那种。从小到大根正苗红,E盘里存了片,背着妹妹在床底下藏了不少限制级杂志,只对女性感兴趣,爱好身材娇小可人的亚洲女孩。在开头揭那么多主人公的老底,不是为了让大家觉得他变态,只是想让大家明白伊万真的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



伊万来自雪花飘飘的r国,学于雪花飘飘的c国h省,最后就业于c国烟雾缭绕的b市。目前他在一家私人企业工作,一个普通的办公室小职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着。



但是平凡的伊万却是在一家不平凡的公司上班——什么月入百万,一个几亿上下的小单子,伊万已经从刚工作时的大惊失色变成了现在的不动如山。据闻,公司的老板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帅的妖颜惑众倾国倾城,一度被人告上法院;有人说公司掌权人是个老头子,白发飘飘仙气十足;也有人说,boss是个美少女,是可以触发支线剧情的可攻略人物……



反正肯定是个无良黑心变态鬼畜的黑衣男,伊万对纠结于此事的同事嗤之以鼻。



伊万一边听着身边的同事瞎扯淡,一边加快了手上工作的速度。他想快点结束,好快点离开这群叽叽喳喳的人们,去冲杯咖啡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再和他的小甜心互诉衷肠。



对,他的小甜心。



一想到她,伊万就忍不住笑起来。



02



小甜心是伊万在QQ上认识的第一个朋友,现在双方正处于热恋中。



小甜心的网名是“熊猫爱”,伊万给她的备注是老婆,他刚开始打备注时还脸红心跳的,现在已经可以没羞没臊地给对方连发九十九条“老婆”了。



说来巧合,那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只有挂在天上缩成球的月亮陪伴值夜班的伊万。那一天伊万刚刚下载了QQ,第一次点开了附近的人,然后发现了“熊猫爱”——一个看头像就好单纯好不做作的女孩。



熊猫爱的头像像是自拍,黑发披肩,眼睛亮闪闪的,像是淋了一层蜂蜜的榛子,甜乎乎的,看得伊万心脏咚咚直跳,然后就这么鬼迷心窍地点了好友申请,最后就出乎意料地成为了好友。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个人聊得非常投机,最后交心交的你我不分,干脆就开始了交往。



对于熊猫爱,伊万一直认为对方是女孩子,毕竟性别栏里面填的是女——但是伊万纯真烂漫,不代表他的室友也纯真烂漫。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人称潇洒大哥哥的弗朗西斯友善地提醒自己的室友:“说不定是个骗财的猛男哦?”



伊万大惊。



“让对方发个照片或者语音看看呗。”



大哥哥再次慷慨解囊。



伊万想想也对,但又觉得让一个女孩子发照片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先把自己的照片发了过去。



那是在公司的一个欢庆宴上拍的。伊万个子高高大大,但面容看着还是个大男孩。奶白的头发,腼腆的笑容,还有落在他身上的细细碎碎七彩斑斓的彩纸,杀伤力十足。



熊猫爱的照片也很快推送过来了。典型的亚洲人面孔,柔和而精致。这次把头发扎了起来,两个松松散散的马尾。



最主要的是,对方的锁骨露出来了。



伊万脸红了。



熊猫爱的语音消息也发了过来。



“喜欢吗?”



是他喜欢的那种,清爽又可爱的声音。



这次伊万的脸红透了。他对着手机猛亲一口,然后把让他对小甜心产生质疑的弗朗西斯打了一顿。



03

伊万忽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真相。



如果熊猫爱是他在附近的人里发现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他的小甜心和他是同事。



更可怕的是,两人交换了照片——这种敌人在明我在暗的感觉,让伊万心里很难受。



但是公司的人伊万也认得七七八八,像他的小甜心的人倒没有几个——唯一的例外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他进公司都几年了,没见过老板一次。



该不会,他的亲亲小甜心就是那个无良黑心变态鬼畜的黑衣男?!



“不不不!”伊万叫出来,晃着脑袋把这个想法甩出去,就算是最sb的玛丽苏作者都不敢这么写,“这不可能!”



办公室里目光瞬间集中到了伊万身上,阿尔弗雷德直接哈哈笑了出来,惹得办公室里一片欢声笑语。伊万在一片欢笑声里用阿尔弗雷德手里的汉堡对他造成暴击伤害。



伊万最后还是决定了要和自己的小甜心见个面,以验证自己心中“只是老婆的朋友亲戚在这上班然后那天正巧路过了”的想法。



“我们约会吧?”



结果发出了不得了的消息。伊万盯着屏幕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是由普通地见个面直接升级到了牵手看电影牵手逛游乐园牵手去水族馆的date了对吧?!伊万的大脑迅速运作,指挥手指快点进行撤回作战,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好呀ww”



后面还配了一个猫咪表情,超级可爱了。伊万先是心里小鹿乱撞了一会,接着就不得已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就要进行人生第一次的、和女孩子两人单独相处的约会了。



04



为了表现出自己是才貌双全、鹤立鸡群的男人,伊万去请教了大家的哥哥弗朗西斯。



“其实伊万你本来就很鹤立鸡群啦——我指身高上。”



刚说完这句话的弗朗西斯在收获了伊万的魔法水管之舞被击飞出去后,抽泣着从枕头下摸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伊万定睛一看,只见书封上赫然好几个大字《如何俘获少女芳心的超实用tips——可用弗朗哥哥的生命担保》。



“伊万,”弗朗西斯心疼地吹去书面上的灰尘,将它郑重地递给了伊万,“这本书里记录了哥哥我这十几年来用生命追女孩的经验技巧,几乎是百发百中了……”



伊万接过书,感动地痛哭流涕。



“你别用这个书擦眼泪。”



伊万闻言点点头,不哭了。



“擦鼻涕也不行!”



05



约会当日,伊万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在弗朗西斯的打磨下,他已经蜕变成了一个新生的伊万!



到达了约定的车站后,伊万坐在长椅上乖巧等待自己的小甜心翩然到来。不成想可爱的女朋友没有到,身边却坐下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马尾小哥。



朋友,我不搞基。



在心里腹诽一句后,伊万一边祈祷旁边的小哥快点离开以免让小甜心误会,一边焦急地瞅着手表担心自己的对象是不是路上出了事。在左顾右望一番寻不到黑发温柔美少女后,伊万急得给熊猫爱打了电话。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坐在伊万旁边的黑发路人的手机也响了,他用小中高时偷看同桌试卷的眼力扫了一眼,来电人的姓名是“女朋友”。



伊万心中稍稍安稳。



“嘟”的一声,电话接通了,手机和身旁几乎同时响起来了温柔的男声,“hi,我的小熊。”



06



伊万崩溃了。



作为一个活在世上直了二十六年的直男,心脏快跳出毛病的心动对象是个男的。



伊万气得蹦起来揪住熊猫爱的衣领,因为又怒又悲他的脸扭曲得很凄苦。



“你还我女朋友!!!”



伊万当众大吼,路人纷纷停下掏出手机拍摄视频。



伊万想给对方一个怒火直拳,但看到那双淋了蜂蜜的甜不拉几的看透一切就知道你不会打我的眼睛就动不了手。



伊万这次真的哭了。他美好的恋情迎来了突兀的结尾。一个大男人,在路边车站哭的像个孩子,还牵扯到女朋友,一个路过的好心人把一顶绿色的帽子递给了伊万。



伊万哭得更凶了。



熊猫爱挠挠头,像是没有办法一样,递给伊万一张名片,说:“你先看看这个,然后再接着哭,行不?”



伊万接过来后果然不哭了,他看那张名片的眼神像看一张藏宝图。



眼前这位欺骗纯洁少男情感的人,正是他的究极顶头上司,传说中的无良黑心变态鬼畜的黑衣男——王耀。



“喜欢吗?”



面前的人笑得倒是温和,声音还是他喜欢的那种,清爽又可爱。



伊万尖叫一声,落荒而逃。



07



伊万狂奔回家后,一头莽进枕头里,趴在床上像一条失去理想的败狗——今天发生的事也确确实实地提醒了他这一点。他有些怨愤,掏出手机打开QQ,消息列表里唯一的一个联系人备注是“老婆”。他看着这两个字顿觉尴尬不已,连忙把备注改成了“王总”。

改过来后他心里仍是不安的很,他决定给王耀发一条消息。



“今天的约会很愉快,那么我们互相删了吧。”



斟酌一会,伊万把这段话删了——别说他们的约会就在车站那里深情对视了一会,如果他提出和王耀互删,明天他要面临的结果极有可能是王耀把他从公司的职员名单里删了。



委屈,伊万真的委屈死了,他也很想说些嗲声嗲气的话,可他真的做不到。



最后他只好放下男人的尊严和王耀道歉。



“对不起,王总,我不该无缘无故地去撩你。”



“是我错了,您别辞退我,我怂,我上有老姐,下有小妹。”



“真的,求你了qLq”



最后伊万还是加上了一个颜文字显得他可怜一点,之后他把手机扔到一边,进入自我挣扎和讽刺的时间。



手机呼吸灯亮了亮,应该是王耀回他的消息了,伊万连忙打开来看。



“很遗憾。”



遗憾什么?伊万脑子里闪过无数可能性。最有可能的是王耀羞愤难当要把他踹出公司让他从此沦落街头,更凶残一点为了洗刷耻辱雇个十几个硬汉把他拉进公司后面的小巷子里进行思想再教育,而最不可能的就是王耀对他暗生情愫,可他伊万是谁?一个直男,直的像木棍一样。



“我挺喜欢你的。”



玩完了,看到回信的第三个字伊万就抱住头,痛苦地在床上打了个滚。



是后一个可能性,拜托,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



“那我现在逃跑来得及吗?”伊万打下这行字时都快哭了,他是打不过对方这种大佬和他的钱的。



“不行。”看着这两个字,伊万仿佛听见了王耀的笑声,“你得负责到底。”



伊万觉得对方肯定是看过《霸道总裁的逃亡小娇妻》之类的少女文,可他现在点进的是《小职员和他的强势老板》这种高难副本啊!

-TBC-





十年了我终于找到自己的账号了!欠大家的尽力补回来

才不说不更新是因为在玩fgo呢哼()
查看全文
“在那时又意识到了这点——'如果自己早一点死去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但这样就再也无法和你说话。想到这我又畏缩地退回来,觉得这世界似乎也顺眼起来,同时又为自己的自私和懦弱流下眼泪。”
查看全文

人少所以提前开奖了……!

 @ясно 
请评论或者私信给我梗哦=w=

查看全文
呃,手机网页版真的点起来好累(还容易手滑点错……)
这是一篇废梗合集。想看的话就看看吧……
全是露中。


伊万推开门,王耀果不其然就在那里。窗帘被人拉开一半,丧气地耷拉在窗边的高木桌上。王耀没有转过身去看伊万,他看着太阳,被穿刺在枝头的落日不那么刺目,但要是直直地盯着看便有点酸涩的痛感。伊万走进房间,稍稍迟疑了一会,将门捎上。

房间很乱,一切色彩都蒙上了灰尘。墙脚放了一排画,颜色很深,而且脏兮兮的。一个画架放在角落里,前面的三脚凳很干净,钉在画架上的纸也不是脆弱的枯黄色,而是散发着新鲜气息的象牙白。画纸上的颜料还没有干,湿润润地闪着光,伊万在上面看见了他自己的笑容。


伊万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着王耀,那双总是沉默着的孤单的眼睛只有在王耀出现时才会出现快乐的色彩。伊万喜爱看着王耀发呆,尤其是在王耀的课上,他摊着书本,坐得笔直,目光锁定在王耀的身上——他看着对方的红色发绳,修长的脖子,卷起的白色衬衫下露出的肌肤,伊万用审视的目光锋利地剖析着站在讲台后的那个人,在心底用无数美好的字眼去赞美他的老师。

伊万的心贪婪又畏怯地黏着在王耀那儿了。

他发现了。伊万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他发现了——自己心中那份隐秘的爱恋。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人民教师,我在教师生涯的第一百个日子里,不仅没有迎来充满意义的纪念party,还遇到了一个大挑战,还是堪称珠穆朗玛峰一样的超高级磨难。

我带领的班级里最最乖巧和讨人喜欢的学生——伊万·布拉金斯基,已经旷课一天了。

这个真的是大事态!严重到我上蹿下跳连伊万住的那个小村子都要翻个底朝天——结果那孩子在傍晚的时候笑呵呵地回家了,路上看见我还礼貌地跟我打招呼。

“老师好!”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白带短裤,还有裸露在外的肌肤,小孩子甜软的声音,这一切天堂的代名词一般美好的事物在我眼前跳跃,我不禁觉得脸红心跳全身发软,笑呵呵地跟伊万唠了会家常,就把小孩送回家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大脑容易在关键时刻变成一滩不明液体从而智商降级为零的人,所以我在看着小孩关上门的一瞬间想起来了自己的一个重要目的。

——作为一个老师,我失职了,还是因为小孩子太可爱了的理由什么的……

我愤愤然地转身回家。



第二天我就把伊万逮到办公室里了。说是逮,其实也没有费多大功夫,毕竟我前面就说了,伊万是个超乖的孩子——至少目前为止他在我面前是这样的,这让我忽然感到有一点小心酸。

不出我所料,伊万果然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我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他跳下板凳,“哒哒”地小跑过来,跟着我去了办公室。

于是,我和伊万展开了热烈而友好的谈话。

“伊万,你昨天去哪儿啦?”我乐呵呵地抛出一个小问题。

伊万低下头,黑色的小皮鞋被他踢来踢去,在地上留下一层印子。

“昨天来上课时在村口遇到了一个小哥哥,说要让我和他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世界。”

由于伊万声音太小,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蚊子在嗡嗡嗡地叫。


“嘿,真不好意思,这儿没人吧,能让我坐在这儿吗?真是谢谢了。”

自说自话的东方男人就这样静静地端坐在我的对面。小小的圆形木桌本就只是店家为疲惫的旅客或是约会的情侣准备的,旁边还有不少类似一桌两椅的配置。但对于男人为何没有打算一个人去享受两人份的闲适,而是跑来选择和我共享——我不是非常明白——因为这感觉就像是我一人的孤独被他分担了些许似的。

大概我是没有资格说这些的人吧。毕竟我也是一个人每天来这里霸占着位子,像在等什么人,说出来让人笑话,我不知道我在等谁,但当这个男人坐下时,我心里涌起莫名的喜悦。

我注视着他。可能是我的视线太过热烈,男人对着我腼腆地笑了。他笑起来很舒服,像太阳,晒得我整个人暖洋洋的。

“你是在等人吗?”男人搭话了,这像是他第一次与人搭讪,找了一个不是很好的话题。

“也许吧。”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等人,我只是跟着我的感觉坐在这里。”

男人的目光闪烁着,低着头不知在观察着什么。好一会,他才闷闷地说:“我在等一个人。”

“谁?”几乎是下意识地,我脱口而出。

男人没有说话。我察觉到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懊恼地趴在桌子上。

“简直一模一样……不,这就是他!”

有小小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又有人戳了戳我的胳膊,我抬起头,看见了男人的弯弯笑眼。

“你想听故事吗?”

“好啊,”我撑着脑袋点头。

男人从背包里掏出水杯喝了一口润润嗓子,然后他开始叙述那个故事——

“那是1897的冬天……”

“朋友,”我打断了他,“现在已经是201x年啦!”

“只是一个故事,”他皱了下眉,害得那暖和的笑容也有点哀戚,“当时的雪下的是那样大啊,纷纷扬扬地洒下,将我团团围住。我不是这群无畏的精灵,我只是个小角色而已,在雪地里艰难跋涉,在那时我有些后悔,为什么要选这么个时间,来到这样一个地点旅行?雪越下越大,我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我冻得不行,几乎要死了。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救了我。那个小伙子有着和雪一样安静又典雅的头发,是白色——不,是更暗的,亚麻的颜色。他真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他的作为,他的胆识,他的智慧,都让我拜服。尤其是他的眼睛,当那双充满睿智的紫色双眼凝视我时,我总会不自主地吐出心中所有的话语。”

“他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人,我最重要的友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啊!我在心里惊呼一声。这不就是我的名字吗?当男人开始讲述那位友人时,我心里就隐隐不安。但我与他不过是初次相逢,而这只是一个故事,那么这一切便都是巧合吧。
查看全文

今天萌战玛修和医生赢了,可以说非常激动了!

会从评论or喜欢里抽一位朋友来点文,fate/aph里的cp都可以!别的cp我知道也可以给你产!!不论bg,bl还是gl,都可以!!甜还是虐,清水还是黄腔,ooc还是更ooc,你决定!!!

……但如果是我不擅长的就只能拒绝了…(当然会再抽一位宝宝)

在九月一日那天开奖~

因为这几天要准备考试and考试,并且刚开学比较忙,所以点文会在九月底之前给!

人少就找亲友(你)

查看全文

迦勒底幼儿园

一时亢奋写了自己喜欢的几个从者。

贞德·Alter

被称作黑之魔女的幼儿园一霸。喜欢吃甜食,是个不擅长沟通的女孩子。有一只黑色的龙玩偶,名字叫做法夫纳。据闻法夫纳是她自己手工做的玩偶(因为很难看而被许多人嘲笑,贞德·Alter为此跟许多人打架,可以说是奠定了她威名的一个原因),曾经因为一些鬼才知道的原因而丢失,现在她抱着的(比原先更加可爱的)法夫纳是齐格飞送的。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表示,但是贞德·Alter非常喜欢。因为法夫纳的关系,又被叫做龙之魔女。掰手腕很厉害,是老师都打不过的大力女。因为姐姐贞德而在努力地学习写字和识字,有在为“能在入学通知书上好好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而努力着。目前为止唯一称得上是朋友的人是吉尔斯,但是和一些意想不到的人关系很好,有一次正巧看见她在拐角那偷看齐格飞……

幼吉尔

在隔壁的小学遇见的孩子,懂礼貌并且聪明伶俐,想必是十分招人疼爱的孩子。回到幼儿园却被玛修告知那是曾经支配了幼儿园数年的恐怖人物,但我却还是觉得他很可爱,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过了几天后再次遇见了吉尔,笑起来非常的漂亮,或许这就是红颜美少年吧。和他同行的还有哥哥吉尔伽美什(所以为什么兄弟两要叫一个名字啊),从那位不羁的言行之中隐约能想象出君临迦勒底幼儿园的吉尔的模样……他会说出一些非常有哲理的话,而且几乎是样样全能的才华横溢的孩子,和他一起走在路上经常会收获一笔不义之财——比如捡到一百元之类的。

齐格飞

收藏了很多龙玩偶的男孩,被大家称为屠龙者。对龙也很感兴趣,能一口气说出many龙的名字,而且对龙的弱点也是记得一清二楚。是几乎可以让我断言的全幼儿园最有礼貌最体贴人的孩子,但是对自己评价过低,很令人担心。总是负责任地完成交给他的任务,是让人放心的孩子。意外的迟钝,不擅长让他人站在自己的背后,会感到紧张。身上的条纹会发光,有一次晚上见到他的我,被黑暗之中向我移动的荧光吓晕过去。穿白色的薄衣服时光会透过来。口头禅是对不起。我猜测他也会自己做玩偶。

查看全文

太感谢了😭激动到不知道怎么说话kfhdgxejj_ydf
爱你!😘😘
大写的LOVE!

移居深海千年的老妖精:

@夜散雨畔_☃️
随身紫丁香和寂寞旅人
因为在下很喜欢这篇,所以以图致敬。

快考试了被定西炸出来……
从爱露中到金钱党到露中天雷,我不清楚定西经历了什么,只觉得她像利用我爱的露中达到了目的,然后弃如敝履而已。
她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大家都能猜到。
当然这是我臆测,只求定西迷妹别撕我这个小透明😭

倾城无我:

《你家定西聚聚的二三事》 【aph】【挂人】【定西】挂一个聚聚,圈名定西。聚聚出本圈钱三观不正,有美分倾向,而且精分不商量。嘴里说着天雷露中还是要出露中本圈钱,创作同人本的初衷完全改变。最重要的是,出露中only个志全书充斥着中露肉。详情见图,望周知。(怕聚聚说我擅自爆她个志的内容因此中露肉没有照片,但的各位可以去问问买过定西聚聚本子的姑娘这书里是不是如我所言。)听说聚聚最近又要出露中个志圈钱了,麻烦把微博lofter里天雷露中的话删掉再出OK?这吃相未免太难看。

TO MOLLY

寄给茉莉:

茉莉,我最亲爱的,我想我渐渐明白你了……你是对的,我不该如此浅薄的用两个不起眼的字来为我们的亲密下个定义。

我想这不该被称作爱情……是的,是的,爱情不足以承载——这两个字不够圣洁,也不能容下我的心。我对于你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它包含了友情,也有爱情,甚至是亲情,可是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它囊括了太多东西,这世界应该都在它怀抱里。是的,宇宙的真理就包纳于其中——它是时间,是空间,是品德,是道义,它是你,也是我。

茉莉,我能给予你的只是这世界的小小一隅,但是茉莉,它包含的远超过它所意味的,它是跨越这天地的距离奔向你的。

这是你为我所启的,也是你赐予我的。

这是我日日缅怀的。

查看全文
© 夜散雨畔 | Powered by LOFTER